池上竹

除了帅一无所有。

【嘉金】星期恋人

  #灵感来自宝井理人老师的《星期恋人》
   
   #脾气有点差但很男前的嘉德罗斯x直球小天使金
   
   #背景是大学,想写非常非常帅气的嘉德罗斯和金

  Monday.0.0
   
   
   “愿赌服输吧?”
   
   长相可爱的女孩咬碎含在嘴里的果味棒棒糖,眼眸弯成月牙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。
   
   “你这家伙,真的没有耍花样吗……”金捏着那张象征着厄运的小小纸片,力度之大,恨不得把它撕碎了咽下去。
   
   “当然——没有。”凯莉晃晃腿笑的无辜,拖长甜腻的尾音毫不客气下了King的命令:“明天是周一。那么,请两位命定之人从周一开始成为一个星期的恋人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她的尾音落下便迎来了短时间的寂静。
   
   金在女孩子们的骚动中第一个跳起来抗议:“什么啊!为什么这个惩罚要持续一星期!太过分了!”
     
   紫堂幻忍不住小声提醒:“你的重点应该放在要和另一位当恋人这个问题上。”
     
   “明明游戏也没有规定时间,我这样并没有违反规则。”
     
   面对理直气壮的凯莉,金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反驳。
     
   抗议无效。
     
   金瞬间泄气,委委屈屈的坐回自己的位子,背后的怨念几乎要实体化。
     
   也许是金生无可恋的气场太过哀怨,安迷修揉了揉金的脑袋向凯莉求情:“……只是个随便玩玩的游戏而已,不用这么认真的。”
     
   金无声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     
   你这个架势完全看不出对这个游戏是随便玩玩的态度啊?!
   
   被迷妹们爱称为“风雅骑士”的文学系系草安迷修,向来秉承着“自由帅”的理念,从来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,不会刻意打扮改变形象。
   
   但是就在刚才,听说要和凯莉一起玩国王游戏,安迷修一反常态,特意把微长的发丝绑在了脑后,原因是头发可能会遮住视线影响发挥水平。
   
   大概是因为形象不同于以往,他刚一开口就引来了包厢角落几个年轻女孩压低声音的尖叫。
   
   这是金所在大学的社联聚会,所有社团都在场,大一到大三的学生都有。这届的社联主席凯莉十分热衷于搞事,金在参加前就有不好的预感,果不其然中了招。
   
   “都要交往了,来个表白啊。”压根就没参加游戏的雷狮大爷靠着沙发,双脚交叠放在玻璃茶几上,唯恐天下不乱的晃了晃手机,“给你们录频,见证伟大的爱情。”
   
   “敢录就宰了你!”
   
   雷狮轻笑一声,根本没把他的威胁当回事,一边从桌上拿了瓶冰啤单手顶着瓶盖撬开,一边当着金的面按下了录像。
   
   金表示这种作天作地的精神他十分感动,撸起袖子就要踩上桌去抢手机。
   
   “金。”
   
   正当他准备揪着雷狮的头巾殊死相搏的时候,异常清晰的沉静声线,带着和本人一样的冷淡气场打断了他。
   
   金回头,正对上格瑞的视线。他叫了金一声就没再开口,似乎他出声只是为了制止发小胡乱闹腾的行为。
   
   他的眼神还是和以往一样平静无波,但也许是包厢光线太暗的原因,金觉得格瑞的表情看上去好像还有话要说。
   
   还没来得及询问,当事人的另一位突然用力踹了茶几一脚,哐当一声巨响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力。
   
   离噪音制造者最近的雷德挂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,冒着冷汗把脚抬起,自抱自泣在沙发角落缩成了一团。
   
   嘉德罗斯紧皱着眉,比平常更往下压的嘴角显示出他心情不太美好。
   
   “吵死了。”
   
   “谁要和这种渣渣谈恋爱。”
   
   因为茶几移动差点呛到的雷狮:“……”
   
   金反应迅速,猛的一拍桌面,重点一如既往的往登格鲁星上歪。
   
   “你叫谁渣渣?”
   
   嘉德罗斯垂下眼帘,盯着距离他不到一米的金。
   
   因为愤愤不平而略微鼓起脸颊,瞪起的圆溜溜的蓝色瞳眸,生气到耳尖都泛了红。像一只炸了毛进入攻击状态,随时要挠人的小动物。
   
   嘉德罗斯撑着桌面矮下身,凑近金视线与他平齐, “你是白痴细胞扩散到神志不清了吗?当——然——是——你。”他一字一顿,唯恐金不够生气。
   
   “对学长给我尊重一点啊小屁孩!”
   
   “样样都弱的要死的渣渣,要不是这个游戏本大爷都不屑和你说话。”
   
   “呸呸,谁稀罕!”
   
   “胆子不小,想挨揍吗?”
   
   “打就打谁怕你!”
   
   “你们有本事吵架有本事谈恋爱啊。”
   
   “谈就谈谁怕你!”
   
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
   说顺嘴的金和及时闭上嘴的嘉德罗斯无言对视三秒,齐齐扭头看向突然插嘴的凯莉。计划通凯莉大佬笑不可仰地深藏功与名。
   
   被自己坑了的金后悔的恨不得当场失忆,捂着脸要往桌上撞,被格瑞面不改色的抓住连衫帽给扯了回来。
   
   “既然答应了就要好好照做唷。”凯莉支着下巴看了眼生无可恋的金又看了眼臭着脸的嘉德罗斯,忍不住想笑。
   
   这个组合真是太有意思了。
   
   “我没有答……”
   
   “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,愿赌服输啊未来的乐器之星。”
   
   话还未出口便被凯莉驳了回来,嘉德罗斯别过脸不耐烦的冷哼了一声。
   
   金双手扒拉着桌角,趴在桌旁为自己的智商感到心痛,整个人一个大写的委屈巴巴。
   
   安迷修无奈地摊了摊手,给了他一个无能为力的表情。
   
   嘉德罗斯无言的站直了身,金被他的动作影响,视线随着他起身自下而上盯着他瞅。
   
   凭借着一站一蹲的身高差,金只能看见他灯光下几乎透明的眼睫和睫下掩映的金色瞳眸,包厢里的频闪灯太过耀眼,金看见映进他瞳眸中的流光蕴成一场绚丽奢靡的漩涡。
   
   像一场无言的邀请。
   
   下一刻,金就只能看见嘉德罗斯抬起的下颚。
   
   这是他一贯的表情,傲慢又狂妄。
   
   金扒拉着桌角不明所以。
   
   头顶忽然传来嘉德罗斯的一声嗤笑。
   
   “傻。”
     
   他说完连个表情都不屑于给,转身推开包厢门径自离开了,雷德从角落里窜出来一溜烟的跟着跑了,临走前还不忘笑着冲包厢内的人挥了挥手。
   
   “格瑞,他是不是说我傻……?”

评论(141)

热度(13111)

  1. 共707人收藏了此文字